什麼是真正的靈修

我們要想使靈修有好的果效,就得先明白什麼是真正的靈修,神的話說:「正常的靈生活不是僅限制在有禱告、有唱詩、有教會生活以及吃喝神的話等等這些作法上,乃是活在新鮮活潑的靈生活裡,不是作法如何,而是果效如何。多數人認為,要有正常的靈生活必須禱告、唱詩、吃喝神的話或揣摩神的話,不管有沒有果效,有沒有真實的認識,這些人就注重在外表走過程,並不注重果效,他們是活在宗教儀式裡的人,不是活在教會中的人,更不是國度中的人。這樣的人的禱告、唱詩或吃喝神的話都屬於守規條,是迫不得已的,是隨潮流的,不是心甘情願的,不是發自內心的,這些人即使禱告再多或唱詩再多也毫無果效,因為他實行的只是宗教規條、儀式,並不是實行神的話。只注重在作法上做文章,把神的話當作規條來守,這樣的人不是在實行神的話,他是在滿足肉體,是做給人看的,這些宗教的儀式規條都來自於人,不是來自於神。神不守規條,也不守律法,而是天天作新事,作實際的工作。就如三自教堂裡的人,僅限制在天天守晨更、作晚禱、飯前謝飯、凡事謝恩等等這些作法上,這些人做得再多、實行得再久也沒有聖靈的

神使拉撒路復活還向我們傳達了神的哪些心意

  1.拉撒路復活證實主耶穌就是神自己 神的話說:「主耶穌作了一件這樣的事,在當時那個時代是非常有意義的,因為神道成了肉身,人只看到了他的外表,看到了他實際的一面、他渺小的一面,即使有人看到了、了解了他的一些性格,或者外表的特長,但誰又能知道主耶穌來自哪裡,他的實質到底是誰,他到底還能作哪些事,這些在人那兒都是未知數。太多的人想求證這件事,想知道事情的真相。神能不能作一件事來證實自己的身分?這事對神來說是小菜一碟,易如反掌,他能隨時隨地地作一件事來證實他的身分與實質,但神作事有計劃、有步驟,他從不亂作,只找合適的時候、合適的機會作一件最有意義的事讓人看,從而證實他的權柄,證實他的身分。那麼『拉撒路復活』這個事能不能證實主耶穌的身分呢?讓我們來看經文:『說了這話,就大聲呼叫說:「拉撒路出來!」那死人就出來了,……』主耶穌作這事的時候只說了一句話,『拉撒路出來!』拉撒路就從墳墓裡出來了,事就這樣因著主口中的一句話而成了。……這個神蹟奇事是造物主的權柄的最正常的一個小小的彰顯罷了,這是神的權柄,也是神的能力

基督徒生活:信神必須要守住的4件根本大事

作為基督徒,我們跟隨主最根本的有四件事,這四件事我們做到了,就能行在主的心意上了。這四件事分别是:讀神的話、禱告神、盡本分與實行神的話。我們在每天的生活中如果有這四方面的實行,那就具備真正基督徒的條件了。 第一件大事就是讀神的話。那我們怎麽讀神的話才能達到好的效果呢?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從神的話中尋求神的心意,明白真理。因此,我們讀神的話不能走馬觀花,得把心安静在神面前,用心禱讀、揣摩,在神的話裏尋求神對人的要求是什麽,我們該怎樣實行才能滿足神的心意,等等。就如主耶穌説:「我實在告訴你們,你們若不回轉,變成小孩子的樣式,斷不得進天國。」(馬太福音18:3)從字面上我們知道主説這話是要求我們做誠實人,但主為什麽要求我們做誠實人呢?誠實人有哪些標準?我們該怎樣做才能成為誠實人呢?其實,如果我們用心禱讀、揣摩主的話,就能明白主喜歡誠實人,也希望我們能够從這個敗壞邪惡的世界中分别出來,成為合主心意的人最終被帶入神的國中。誠實人的標準就是單純敞開,猶如小孩子一樣,與人相處時能公平對待人,對人没有猜疑,而且誠實人有敬

簡單熟悉的話語引發的人生的感悟

一天晚上,我去醫院照顧生病的姐姐。九點鐘的時候,有一位70多歲的奶奶因心臟病突發來掛急診科,一番救治後轉到了我們的病房。安排妥當後,奶奶有氣無力地對老伴說:「家裡割的稻穀……還沒有收呢!……你明天一大早坐車回去……去收稻穀……我一個人在這裡,你把稻穀收了再來吧!」老伴急忙說:「那怎麼行呢!我不能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裡……」看到這一幕,我心裡不由得同情這個奶奶:自己都成這樣了,為什麼還放不下稻穀呢?難道這比生命還重要嗎?為什麼我們人會活得這麼累呢? 那一刻,我想到了主耶穌的話:「所以我告訴你們,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,喝什麼;為身體憂慮穿什麼。生命不勝於飲食嗎?身體不勝於衣裳嗎?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,也不種,也不收,也不積蓄在倉裡,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。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?」(太6:25-26)是啊!我們一生奔波勞碌為的是什麼呢?一個是飲食,一個是衣裳。飲食是為了填飽肚腹能生存,衣裳是為了遮羞禦寒。但我們的憂慮絕不僅僅是為了填飽肚腹、禦寒遮羞這麼簡單。真正讓我們憂慮的是我們心中的貪婪慾望,是我們對名利的嚮往

普通的外表,不平凡的生存價值

我叫漢斯,是一隻小鳥,天空是我的家,我有很多夥伴。每天清晨,我和夥伴們展開翅膀放開歌喉迎接升起的朝陽,我們在空中翱翔,比賽誰飛得最高,我們快樂地追逐著,空中迴蕩著我們歡快的笑聲。有時我還和夥伴們敏捷地在叢林中穿梭,累了停在樹枝上休息,我看到有只小蟲子在樹葉上爬動,我快速飛過去叼住蟲子,向夥伴們展示成果,夥伴們卻啄著紅紅的漿果,招呼我和它們一起享用,我們每天無憂無慮,生活得很HAPPY。 一天,我和往常一樣,跟夥伴們比賽看誰飛得最高,當我飛到高處往下俯衝時,突然看到一隻很特別的鳥,它有一雙大大的眼睛,絢麗的羽毛,肚子下面還有一根長長的線,始終保持一種姿勢和表情在空中飛著。我跟這隻鳥打招呼,可它不搭理我,只是在線的牽引下飛著,我感到很好奇,一直圍著它轉。連著幾天我在空中都可以看見它,我依然圍著它,跟它講話,它卻一言不發。夥伴傑米告訴我那是風箏,是人們製作的,它要借助風力,用繩子牽引著才會飛起來。晚上,當我想起那隻鳥有那麼漂亮的羽毛時,心裡就很羨慕,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羽毛灰撲撲的,沒有一點貴族氣質,唉,為什麼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