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的保守:一名腫瘤患者的感人見證

我出生於一個軍人乾部家庭,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,我從小就很自信。從小學開始我就是學校的優等生,重點中學,重點高中非我莫屬,家裡的獎狀也是成摞的放在那裡。高中畢業後,我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男女比例20:1的高等軍事院校,接受高等教育和嚴格的軍事化訓練,取得這些成績使我自信地認為:我的命運在我的手中。 大學畢業後,我順利進入了一個外企公司。因著我的家庭、學歷和自身的成績,我成了公司重點培養的對象。當時,一個有著多年工作經驗的老會計師經常找我麻煩,但我靠著自己的努力,很快獲得了公司領導的認可。半年以後,領導就把財務部門交給我管理,我再一次用自己的能力證明,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。 一年後我放棄了外企的高薪工作到日本留學。當時家人和朋友都不能理解我的選擇,認為我現在工作那麼好,何必要去留學吃苦。但我認為,只要我肯努力,無論去到哪裡我都可以生活得很好。半工半讀的生活當然是清苦的,但我從來沒有向家裡伸手要過一分錢。6年的留學生活結束後,我以留學生首席的成績順利取得了學位。從畢業至今,我無論在哪個公司上班,我的能...

突發車禍 是神保守了我們全家

我的介紹 我叫小英,在2016年3月份我回家看望孩子時,婆婆把神的末世作工見證給了我,告訴我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,也是老百姓常說的救世主的顯現,神發表了人類蒙拯救的一切真理,讓我好好看看神的話語,人只有按照神的話語去行,追求真理,在一切事上學會順服神敬拜神,在災難中才能蒙神保守。我聽後感到神來拯救人,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,就欣然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。而丈夫因受中共對神教會的抹黑、造謠和毀謗的影響,竭力反對我和婆婆信神,我沒辦法只能瞞著他信。 突發車禍 因我長期在外打工,平常很少回家,兩個孩子一直在婆婆身邊,所以,今年暑假,我把孩子接到身邊照顧。一轉眼暑假快要結束了,我和丈夫決定提前把孩子送回家。2016年8月20日早上9點多鐘,我們一家四口坐上大巴車往家趕,當大巴車開到高速公路的一個出口時,有一輛轎車突然轉彎上了高速公路,因著大巴車的速度太快剎不住車了,駕駛員急忙調轉車頭,結果大巴車還是撞到轎車又撞到高速公路的欄桿上,把轎車撞壞了,當場轎車上就死了一個人,大巴車把欄桿撞壞了,大巴車的車輪

火災中我看到了神的手……

我和丈夫是基督徒,2015年2月7日這天,是我這一生中最難忘的日子。 這天下午三點左右,我丈夫灌好一罐煤氣帶回家,提到屋裡扭上閥門,丈夫就想試一下氣管的接頭是不是漏氣。剛打開打火機放在接頭邊,氣管子一下子就著火了,煤氣罐還在氣廚里,這廚是用木頭做的,眼看火把氣廚也燒著了,丈夫急了,就想用水潑滅氣罐上的火。看到這樣的情景我也慌了手腳,但又想到之前就聽人說,煤氣罐著火不能用水潑,用水潑煤氣罐會爆炸。丈夫也不敢用水潑了,就拼命地把閥門上的管子拽斷,他抓著煤氣罐用力往門外扔,因剛灌回的一罐氣太重,扔到門口讓紗門一擋,煤氣罐停住了。火就順著紗門一下子竄到屋頂上,門層頂上的一層玻璃瓦片很快被燒著。此時門外風呼呼地刮著,火燒著玻璃瓦啪啪地響,黑煙沖天,煤氣罐在院子里冒著火苗。我被眼前的陣勢嚇呆了,心還在怦怦地跳,一時竟不知所措,我就對著門高喊:「救火,快救火……」鄰居聽到後,就趕緊報警。之後又跑來一些人幫著救火,但無論怎麼救,火還是順著風勢呼呼地燒著,人根本無能為力。後來110來了,他們不讓人救火,怕煤氣罐突然爆炸...

病痛之中,體嘗神恩浩大!

2007年,我突然患上了慢性腎功能衰竭病。得知這個消息後,信主的母親、嫂子,還有天主教的朋友都來給我傳福音,他們說只要我歸向神,我的病就好了。但我根本不相信有神,我認為有病要靠科學治療,如果科學都治不了的病,那就是不治之症,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能比科學的力量大呢?神只是一個傳說,是人想象出來的,信神只不過是人的一種精神寄托,我一個堂堂的人民教師,是有知識、有文化的人,我怎麼可能相信神呢?於是我便一一回絕了他們,開始到處求醫問藥,幾年內我幾乎走遍了縣里、省里的各大知名醫院,但病情不但沒有好轉,反而越來越嚴重。可就是這樣,我仍然頑固地持守著自己的觀點,堅信科學能改變這一切,治愈是有個過程的。 2010年,教會的一個姊妹來給我傳神的國度福音,說神來在人間拯救人了,但我心裡仍然不願意接受,不過因著這幾年求醫路上的挫折失敗,我的心沒有以前那麼剛硬了,就勉強地收下了姊妹給我的書,但我卻不相信這書中的話真是神發表的,仍舊相信科學能改變我的命運,所以依然把病情的好轉都寄托在藥物上。後來,我每天吃的藥比吃的飯還多,病情...

解決與女兒之間的矛盾,有路了

2017年6月底,女兒中考結束後,打電話問我怎麼報志願。我一聽是這事,便不假思索地說:「我早都想好了,第一志願報縣一中,第二志願報縣二中,第三志願就報職中。」女兒遲疑了一會兒說道:「媽,如果我考不上一中和二中,你能讓我報鄉鎮高中嗎?我們班好多同學都報鄉鎮高中呢,我……」沒等女兒說完,我就打斷她的話,堅決地說:「不報,考不上一中、二中,就上職中。」掛掉電話後,我心想:女兒年齡小,考慮事情太簡單了,我得多幫她把關。根據她平時的學習情況,正常發揮應該可以上一中;萬一發揮失常也能上個二中,職中是最壞的打算。就這樣,女兒報志願的事,就這麼按著我的計劃決定了。 沒過多久,中考分數下來了,女兒考得很不理想,縣一中、二中都沒考上,按照我的計劃,只能去職中了。過了幾天,學校通知可以改志願,女兒就和我商量說:「媽,我好幾個同學都把志願改成鄉鎮高中了,你說我去還是不去呢?」我一聽她又想去鄉鎮高中上學,就氣不打一處來,大聲地說:「別人都是從村裡來縣城上學,你倒好,從縣城跑村裡去上學,這說的過去嗎?」女兒見我態度強硬,就小心翼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