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難之際,神將我們爺孫倆從死亡線上救回

  飛來橫禍 險成植物人 一天早上8點鐘左右,我和妻子帶上7歲的小孫女拉著板車上山拉柴禾。大約8公分左右粗的柴禾,我們裝了滿滿一車,10點鐘我和妻子拉著車子往回走,正當拉到一段下陡坡時,我們就開始抵住車把慢點走。因路陡板車慣性很猛,車子突然往下衝,我和妻子都使出全身力氣堵住車把,此時我的心緊張得就要跳出來了,想著孫女還在車上,千萬可別翻車呀!這要衝下去翻了車,我們也許都會沒命了!情急之下我趕緊在心裡喊:「神啊!救救我們……」因車子跑得太快,妻子跑不過車子,連忙丟了車把躲開了,而我被夾在車把中間來不及擺脫,一下把我壓在板車下面轉了四五個圈,接著我被板車拖著走,我趕緊呼求神:「神啊!救救我!救救我……」妻子在後面邊追車子邊不停地喊:「神啊,救救他們爺孫倆……」我大概被拖了20米遠時,車子突然一下側翻在路外邊的一堆柴禾邊,小孫女正好摔在那堆柴禾邊,有柴禾擋住孫女沒掉到下面水溝裡,只是嘴角旁劃破了一點皮,流了一點血。我在板車下面被拖、壓得太嚴重,此時我捲成一團,頭和腿都弓在了一起,非常難受,我想抬一下頭動一下

身患尿毒症,是神拯救了我

身患絕症的我,陷入絕境 2016年10月份,我患上了尿毒症,經過北京幾家知名醫院的檢查,確診為雙腎嚴重病變。要想活命只有兩個治療方法:一個是換腎,一個是透析。這個結果對我而言,無疑是被判了死刑。換腎對我這個在外打工的人來說,簡直就是天價,我連想都不敢想。至於透析,每次算上藥費都需要600多元,每週需透析三次,這樣算來,我每週就要花掉丈夫將近一個月的工資,長期這樣下去,家裡僅有的一點積蓄也撐不了多久。這兩種治療方案所需要的花銷,我根本就承擔不起,無奈我就靠吃中藥來緩解病痛。 除了吃中藥外,我還不斷地向神禱告祈求,我把唯一的依靠和希望都寄託在了神身上,迫切地希望能得到神的醫治。可一段時間後,我的病非但沒好,反而還加重了。我心想:神是愛人的,神能讓死人復活,我這病在神手裡不算什麼難事,可我這麼祈求神,怎麼病就是不見好轉呢?而且我以前也沒少作工受苦,神怎麼沒紀念我,來醫治我的病呢?   痛苦中,神話語來安慰 我一直活在病痛的折磨和對神的埋怨中,感到很痛苦,不知道該怎麼經歷。軟弱中,我只有來...

真心依靠神,看見神奇妙作為

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,雖然我參加聚會,但常常心不在焉,一門心思地想掙大錢,過上人上人的生活,根本沒把信神當作一回事。直到生命垂危的那一刻,我才有所醒悟。 9月份正是採摘板栗的好時節,為了抓住這個賺錢的好時機,一天早上,我帶著兒女上山去打板栗。到了山上我爬到一棵9米多高的板栗樹上,站在6米多高的樹枝上,雙手拿著竹棍使勁打板栗。大約打了一個小時後,突然聽到咔嚓一聲,我立刻意識到是樹枝斷了,心想:完了,下面兩邊都是石頭,還有砍斷的竹樁,不管是掉在石頭上,還是竹樁上都會沒命……我隨著樹枝往下掉,趕緊呼求神救我!我摔落在沒有石頭與竹樁的地方,但頭摔在被我踩斷的樹枝上,痛得要爆炸一樣,呼吸也困難,感覺就要窒息了。當時右手腫得很大,痛得麻木了,我慢慢抬一下左手與左腳還能動。這時只聽兩個小孩嚇得邊哭邊喊:「爸爸,爸爸從樹上摔下來了……」聽著孩子的哭喊聲,我想回答卻發不出音。我趕緊向神禱告:「神啊,我現在臨到這個事,擔心自己會死,心裡很難受、軟弱,願神加給我信心!」禱告後,我想到神的話:「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!……只要你

驚險車禍是神將我救起

我是一名大貨車司機,從事開貨車這個行業近30年。2004年,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。通過讀神的話,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,我明白了整個宇宙只有一位真神,也就是獨一的全能真神。但因我對神的全能主宰沒有真實的認識,只是道理上承認人類的命運在神的手中,在現實生活中我還是憑著「錢不是萬能的,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」這個撒但毒素活著,整天忙著幹活掙錢,把信神當做一種精神寄託,讀神的話、聚會、盡本分多數就只是守了一個宗教儀式,走過程的時候多,並沒有把信神當成人生中的大事來對待。直到有一天,我開車遇到了危險,在生死關頭時,我禱告、依靠神,神將我從死亡的邊緣上救起,我這才徹底承認:人的命運在神的手中掌握,金錢買不來人的生命,災難中只有神才能拯救我們! 我在拉石料這個行業幹了20多年,練就了熟練的駕駛技術,無論路況有多差,只要有一車寬的路我就敢開。我現在工作的這個採石場位於山上,這個石礦很深,從石礦往外運料的這段路程中有一段將近100米長的陡坡,還帶著直角的彎道,因為這個採石場連年被開採,石場越來越深,從採石場向外走的路也越來越...

一場火災帶來的反思

去年2月份的一天,我正在家里做家务,听到好几个邻居在我家门前议论纷纷,说:「隔壁村的冬生家着火了,大火把他家的两层楼房,还有家里的东西全部烧没了。」一个邻居说:「幸好那天他妻子、儿子都不在家,否则就更惨了,唉,这一家真是倒霉!」另一个说:「冬生现在急得天天哭,没有人劝服他,好说歹说没有用。」听见他们说火烧屋的事,我立时想起那次刻骨铭心的难忘经历…… 2016年12月22日晚上两点多钟,我正睡得香,突然被客厅里噼里啪啦的响声惊醒,我心想:平日里,晚上睡觉从来没听见这样的响声,这肯定是出什么事了。我急忙下床把与我睡一间房的孙女、孙子叫醒,这时他们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,打开房门一看,尖叫着喊起来:「奶奶!不得了啦!是客厅的电线起火了,这可怎么办?」我走过去一看,一股被电火烧焦的胶臭味扑鼻而来,满屋子都是滚滚浓烟,电火冒着白色的火花,其余根本看不到东西了。孙子、孙女吓得大声喊叫:「奶奶!奶奶,怎么办!怎么办啊!」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火灾吓得发抖,但我还是故作镇定安慰他们说:「孩子,别怕,你们赶快下楼去!」这时我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