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死一瞬間,神的奇妙保守

2013年的2月份,一位朋友請我給他做幾件傢俱,並給了他家的鑰匙,讓我有空時就去做,我欣然答應了。剛開始我還能一邊在教會正常盡本分,一邊去給朋友做傢俱。可一段時間後,我漸漸地活在了追求錢財的慾望裡,每天都在盤算著干多少活、掙多少錢,朋友的這幾件傢俱啥時能做完。因我總想急著做完好拿到工錢,不知不覺我的心離神遠了,就連聚會時心裡都裝著這些事,一散會就急匆匆地趕著去朋友家做傢俱。後來發生了一場車禍,才使我幡然醒悟…… 2013年3月15日那天,我聚完會,就又急匆匆地向朋友家走去,心想:今天去得早,抓緊時間幹活,這幾件傢俱很快就能完成了。當我走到朋友家對面時,公路上擠滿了大大小小的車輛,一輛接一輛緩緩前行,根本沒有我穿過公路的機會。我猜想著最前面不是堵車就是出車禍了,著急中只有耐心等待。就這樣半個小時過去了,望著和剛才一樣密集的車輛,我急得不停地來回走動,心想:今天我好不容易有時間能早點去做活,卻臨到堵車這麼久!唉!真焦心。又過了幾分鐘,一眼望不到頭的車隊終於慢慢地拉開了一段距離,看到車輛有些稀疏,我就想找機...

是什么力量让她的残障女儿学习不再感到吃力?

女兒出生 帶來傷痛 女兒出生三天後,突然渾身抽搐,滿身是汗。發現這一症狀後,丈夫急忙帶著孩子去醫院檢查,可檢查回來後,丈夫卻躲在門外邊偷偷地哭,不敢和我說話。看著丈夫紅腫的眼睛,我猜想女兒的病情肯定很嚴重。在我的再三逼問下,無奈丈夫把實情告訴了我,醫生說孩子大面積腦出血,長大後不是弱智就是癱子。這一消息對我來說猶如晴天霹靂一般,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看著女兒幼小的身軀,稚嫩的小臉,我頓時淚如雨下,想到村裡有個傻小孩什麼事也不懂,成天在街裡傻跑,如果女兒長大後真是弱者、癱子,她這一輩子不就完了嗎?我越想越覺得痛苦,不敢再往下想了。 就在女兒一週歲的時候,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,有了神作我的依靠,我不像之前那麼無助、痛苦了。之後我就禱告把孩子交託給神,讓神來主宰帶領她。在神的看顧保守下,孩子一點點學會了說話、走路,雖然走路有些踮腳,一隻胳膊伸不直,但相比之前醫生說的情況好多了,我心裡很感謝神,知道這是蒙了神極大的保守。 加強輔導 「笨鳥先飛」 女兒4歲時,鄰居來我家串門,她看孩子走路不

關鍵時刻別忘了呼求神!

第一次聽到末世基督發表的話是在2013年3月,是嬸子將福音傳給了我們。那時我的生活正值最痛苦黑暗的時期,父母的爭吵、生活的窘迫一直讓我擺脫不去,每天活在緊繃的狀態中,甚至痛恨父母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上來。直到嬸子將神的話語捧到我的面前,我的生活才有了改變,神的話語不僅讓我認識了主宰萬物的神,還使我的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釋放,找到了真正的依靠…… 由於高考成績不好,我報考了海洋乘務學校,是和空姐差不多類型的專業,值得慶幸的是這是一個有機會出國的工作。2013年9月份我大學畢業了,學校開始為畢業生安排就職機會,面試就兩個條件:外形和英文口語能力。但是我的口語和外形都很一般,剛見面試官沒幾分鐘就被淘汰掉了,為此我深受打擊,感覺自己好像沒有機會了,每天只有利用睡覺來消磨時間,完全失去了人生的目標和方向。 嬸子聽說我參加面試的事,就來看望我,並且根據我的情形讀了兩段神的話:「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,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,為著神的計劃、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,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。無論你的背景怎麼

是什麼讓他不再恐懼「死亡」?

志鵬是一個普通的農民,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,管理著兩個蔬菜大棚,每天不停地忙碌,也有著不錯的收入,一家人過得其樂融融。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,在志鵬32歲那年,他牙疼得特別厲害,到醫院一檢查,是乙肝病,轉氨酶高到兩千多,隨即住院治療。志鵬覺得自己年輕力壯,只要病好了就一切如初。可主治醫師說:「這個病情可以治愈,但這個乙肝病毒要是轉不了陰,還是個定時炸彈,說不准什麼時候還能發病,最後發展到肝硬化,下一步肝癌的可能性就更大了。」醫生的話像烙印留在志鵬的心裡不能抹去,夜深了,他躺在病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,心想:自己還年輕,幸福的生活才剛剛開始,若是這個病除不了根,下一步真發展到肝硬化、肝癌……志鵬不敢想下去。 這時,樓道的病房裡一個病人傳來淒慘的叫聲,接著是雜亂的腳步聲,這叫聲像刀一樣刺痛志鵬的心,好像死亡離自己不遠了,志鵬心裡感覺一陣恐懼,像壓了一塊石頭喘不過氣來,志鵬暗下決心:不管花多少錢一定要把病治好。一月後,病情好轉,乙肝病毒也沒轉陰,志鵬出院了。出院後,為了能使乙肝病毒轉陰,志鵬始終沒放棄治療,他...

是誰解決我家那本難念的經?

我和丈夫是通過媒人介紹認識的,當時家裡人都特別反對,說丈夫是婆婆改嫁帶來的,與公公沒有血緣關係,家裡人害怕我嫁到了婆家受公公的氣。但當時我認為人心都是肉長的,只要我對別人好,別人一定會真誠待我。 到了婆家後,我特別尊敬公婆,把公婆當親生父母一樣孝敬。結婚前幾年,因婆婆在家當家,一家人相處還能和睦。幾年後婆婆因病去世,公公就操持分家的事。我想:我們作為老大應該讓著三個弟弟,只要公公分給我們一點東西就可以。但沒想到分家時,公公什麼東西都沒給我們,把家裡的東西全都給了他三個親兒子,他們每家分了幾萬元,又分了一些土地。 我感到特別震驚,沒想到公公會這麼做。震驚之餘我對公公充滿怨恨:自己把他當親生父親對待,他卻把我們當成外人,我心裡感到很氣憤,就忍不住對丈夫抱怨:「平時家裡有事都是咱們趕在前面,出人出錢,你三個弟弟從來沒幫過忙。現在倒好,分家產卻沒咱們的份,以後咱們就當沒這個爹,他把家產留給誰,就讓誰養老。」丈夫雖然不滿,但也改變不了什麼,只能忍氣吞聲。丈夫的反應讓我意識到:就是再埋怨也解決不了現狀。那段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