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帶領我走出了學業挫敗的痛苦

蘇琪出生在一個並不富裕的家庭,兄弟姊妹五個,靠著父親一人幹活掙錢,養家糊口。上小學時,看到有錢人家的孩子吃穿都比自己強,很是羨慕,後來她又看到本村的大哥哥大姐姐們考上大學,找到了好的工作,很是風光,於是,她立志發奮讀書,通過自己的努力,也要考上好的大學,有個好前途,改變自己的生活現狀。從此,她起早貪黑地刻苦學習,從小學一直到高一,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,而且一直是班級的干部,同學和老師都常常誇獎她。初中的時候,國家要招一批小中專生,有的同學去報考了,但是她沒有動心,老師和同學也沒有勸她去,因為在所有人的眼裡都認為,蘇琪以後肯定是重點大學的料子,考小中專太屈才了,蘇琪自己也是這麼想的。 轉眼間,高一讀完了,又重新分班,蘇琪以文科班第一名的成績考到了重點高中。到了新的學校,蘇琪暗自下決心,一定要努力學習,爭取考個名牌大學,那樣就前途無量了。從此,蘇琪和許多同學一樣,揣著滿滿的信心,每天穿梭於教室、宿捨、食堂三點一線之間。可漸漸地,蘇琪發現自己的學習成績沒有原來好了,晚上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,她想:如果成...

依靠神,重病的女兒康復了

我和丈夫結婚兩年都沒小孩,後經各種治療才懷上。孩子出生後,體質特別差,加上恰好是冬天,天氣特別寒冷,女兒受了涼。剛開始只是輕微地咳,幾天后的一個晚上,孩子咳得越來越厲害,咳嗽起來小臉憋得通紅,兩只小手亂抓,呼吸也很急促,感覺下一秒就上不來氣一樣。頓時,我嚇得慌了神,好不容易才有了這個孩子,要是有個好歹,可讓我怎麼活啊!我喊來婆婆,讓她找醫生。 夜裡10點多,醫生來了,看了女兒的病情後,他嚴肅地對我說:「這孩子的病不能再耽誤了,我懷疑是肺里有炎症,你還是到縣醫院看吧!」醫生走後,我眼睜睜看著孩子痛苦的樣子,卻無能為力,只有著急和擔心。 第二天,媽媽來了,媽媽給我交通說:「女兒,今天咱信神了,得學會凡事禱告、依靠神。神是全能的,孩子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……」媽媽的話還沒說完,就被我打斷了,敷衍著回道:「我知道了。」我雖然知道臨到事得禱告、依靠神,可孩子都病成這樣了,也沒有了依靠神的心,相信醫生會治好孩子的病。 於是,我和丈夫抱著孩子急忙坐車到縣醫院。我們來到醫院,拍了片子。醫生看到片子,很嚴...

兒子患重病,依靠神看到神手搭救

  痛苦之中聆聽神音 2015年4月的一天,我正在外地做生意,妻子突然打來電話說,兒子被幾家醫院確診為白血病……聽到這個消息,我頓時感覺天仿佛塌下來一樣,想到兒子這麼小,他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怎麼會得這種可怕的病呢?回家後,我又想到現在科學這麼發達,一定能治好兒子的病。此後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科學上,白天東奔西跑地找哪家醫院醫療設備好,哪個醫生的醫術高明,晚上也上網查各種資料,時時想的都是依靠科學怎樣治好兒子的病。那段時間,我感到心裡的壓力很大,我真的好累,好痛苦…… 妻子看到我痛苦的樣子就勸我信神,她說:「人的命運都在神手中掌握,兒子的病好不好,也都由神主宰,我們著急也沒用,咱把孩子交托在神的手中,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就輕松釋放了。我給你讀神的話,你聽聽!」聽了妻子的話,我心想:兒子的病只有靠科學的醫療技術才能治好,信神能管用嗎?雖然有些疑惑,但我還是想聽聽。這時只聽妻子讀道:「人類根本就不知道宇宙萬物的主宰究竟是誰,更不知道人類的起初與將來,只是很無奈地在這個規律中活著,沒有人可以擺脫,也沒

兒子身患絕症,她顺服神的主宰看見神奇妙保守

林心辦完事走在回家的路上,馬路兩邊的莊稼在陽光的照耀下好像一片綠色的海洋,路邊的野花也在風中搖擺著身軀翩翩起舞,可林心卻無心欣賞這美麗的田園風光。林心想到兒子彬彬最近總是頭疼,還嘔吐,感覺得的不是一般的病,今天兒子去省醫院檢查,不知結果怎麼樣?想到這裡,林心加快步伐著急地往家趕。 兒子病重 神話語來安慰 林心趕到家,看到家人悶悶不樂的樣子,她感到情況不妙,忙問道:「彬彬檢查的結果怎麼樣?」丈夫悶頭抽著煙,停頓了一下,無力地說:「醫生說彬彬頭部有個腫瘤,是腦癌……」林心聽後心裡一陣慌亂:「兒子得了腦癌?怎麼會這樣?癌症可是不治之症啊!兒子才二十九歲,萬一有個三長兩短,以後我們這一家老小可怎麼過呀?」林心不敢往下想了,她陷入了痛苦中,不知該怎麼面對這樣的環境。痛苦無助中,林心只有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:「神啊!我兒子的病很嚴重,我心裡很難過,很害怕會失去兒子。神啊!求你保守我的心,使我能安靜在你面前,也願你帶領我,使我能勇敢地面對這件事。」禱告後,林心想到一句神的話:「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!活在病裡就是病,活在

順服神的主宰,命懸一線的女兒奇蹟般的好起來

「阿姨,小薇得了腦溢血正在醫院里,醫生說需要馬上動手術……」接到女兒的朋友從泰國打來的電話,我心裡一驚,怪不得這幾天女兒的電話打不通,原來是女兒病了,還得了這麼重的病。 我一時也不知該怎麼辦,放下電話就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:「神啊!我女兒在泰國得了腦溢血,需要動手術。你知道我身量小,臨到這樣的事不知該怎麼辦,我只有向你仰望、交托,女兒的生死都在你的手中,願你開啟帶領我靠你而行。」 不一會兒,手機又響了,女兒的朋友急促地說:「阿姨,小薇的病很重,動手術可能下不了手術台,你趕快打開微信見她最後一面吧!」 聽到對方說見女兒最後一面,我頓時慌了,整個人也癱軟了,眼淚一下就流了下來。我趕緊打開手機微信,看見女兒躺在病床上輸著氧氣,我的心揪在了一起,全身都發抖了。我在心裡不停地問:「難道這真的是見女兒最後一面嗎?」 在異國見到女兒還活著 我喜憂參半 第二天我和侄女去辦護照,1月31日晚上我們坐上了從中國飛往泰國的飛機。我心亂如麻,默默向神禱告:「神啊!我很擔心女兒,不知道她手術是否成功?這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