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歲兒子後腦勺重創奇蹟生還

2014年9月29日下午,天空烏雲密佈,不時還伴有大風颳過,眼看就要下雨了。丈夫怕兒子放學的路上遭雨淋,便開了一輛帶雨篷的大型三輪車趕去學校接兒子放學。大約四十分鐘後我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,伴隨著丈夫喊聲,我將門打開,只見丈夫卻沒見到兒子。我便問:「你不是去接新新了嗎?新新人呢?」只見丈夫神色慌張、氣喘吁吁地對我說:「新新在咱媽那邊,他不小心從三輪車上跌落下來,頭部受傷了,你快過去看看吧!」聽到丈夫的回答,我十分焦急,責問他:「新新怎麼會從三輪車上跌下的,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?傷得嚴重嗎?你怎麼不帶他去衛生院上點藥呢?」只見丈夫一邊在翻找著他的銀行卡,一邊對我說:「兒子太調皮了,時常愛搞惡作劇,在離家不到一里路時自己從三輪車上跳下,好讓我到家找不到人感到好玩驚奇,沒想到因車子的慣性沒能站穩,仰面朝天跌倒摔傷了頭部,跌得很嚴重,現在我們要馬上帶新新去縣醫院檢查。」聽到丈夫的話,我猶如晴天霹靂一般,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並非是我所認為的擦破點皮那麼簡單,我來不及多想,趕緊往婆婆家跑去。 到婆婆家,看見新新緊閉...

撒母耳记上-预言以利家遭祸

  祭司以利儿子的罪行 以利的两个儿子是恶人,不认识耶和华。这二祭司待百姓是这样的规矩:凡有人献祭,正煮肉的时候,祭司的仆人就来,手拿三齿的叉子,将叉子往罐里,或鼎里,或釜里,或锅里一插,插上来的肉,祭司都取了去。凡上到示罗的以色列人,他们都是这样看待。又在未烧脂油以前,祭司的仆人就来对献祭的人说:将肉给祭司,叫他烤吧。他不要煮过的,要生的。献祭的人若说:必须先烧脂油,然后你可以随意取肉。仆人就说:你立时给我,不然我便抢去。如此,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华面前甚重了,因为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(或译:他们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)。   撒母耳的童年 那时,撒母耳还是孩子,穿着细麻布的以弗得,侍立在耶和华面前。他母亲每年为他做一件小外袍,同着丈夫上来献年祭的时候带来给他。以利为以利加拿和他的妻祝福,说:愿耶和华由这妇人再赐你后裔,代替你从耶和华求来的孩子。他们就回本乡去了。耶和华眷顾哈拿,他就怀孕生了三个儿子,两个女儿。那孩子撒母耳在耶和华面前渐渐长大。   以利责备二子 以利年甚老迈,听见他两个儿子待以色

基督徒該如何建立正確的信神觀點

近日,我在網上看了一篇關於禱告的文章,讓我想起了曾經自己對待禱告的態度。九歲時我就跟著媽媽信了主,因為我看到了主的大能在媽媽身上得到了彰顯,久病、多病的媽媽從病床上起來,之後身體很好,甚至能每天工作長達10小時,這是凡認識我媽媽的人都能作的見證。 讀經時,我看到主說:“凡勞苦擔重擔的人,可以到我這里來,我就使你們得安息。”(太11:28)再加上媽媽和講道人的耳濡目染,說:“主來不是讓人服侍的,乃是來服侍人的”“凡我們所求主都垂聽”。我心裡更加認定了主耶穌就是給我們每一個人恩典、祝福的神,是解決我們一切難處的神,是醫治我們一切病痛的神,不管我們祈求什麼,主都會應允。就如大衛說:“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為你與我同在;你的杖,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”(詩23:4)於是不管是睡覺前、出門前,還是考試前、開學前……我都會禱告求主保守我平安,賜給我恩典、祝福。主成了我家之主,更成了我的拐杖、醫生、老師…… 我認為信神享受神的恩典,這是理所當然,並且從來不覺得這種觀點有什麼不對。直到我生了一場病,禱

順服神的主宰,才知幸福就在身邊

清晨,一縷陽光緩緩照進屋內,地板被映襯得一片金黃,千蕙睜開眼伸了個懶腰,“叮鈴鈴”電話響了,好友麗麗在電話里說:“千蕙,我下周日結婚,你一定要來哦!” 聽到朋友結婚的喜訊,千蕙也跟著開心,心想:以前麗麗找的對象家裡條件都挺好的,但她都不滿意,現在的這個丈夫家庭條件一定不錯。 到了麗麗結婚的日子,千蕙早早地起來梳洗打扮。大約10點多鐘,千蕙來到了麗麗家,剛一進門,千蕙就被眼前的新房驚呆了!一百多平方的大房子都是精裝的,高檔的傢具一看就價值不菲,裝修風格簡直可以用金碧輝煌來形容,看來麗麗的丈夫真是很有錢! 之後,便來到婚禮現場,此時的千蕙更是被這氣派震住了,婚禮現場設在星級酒店,司儀請的是當地最有名的主持人,車隊也都是不同品牌的高檔好車。看著眼前的一切,千蕙既羡慕又嫉妒,她不由得嘆了口氣,回想當年上學時,無論是成績還是長相,自己都在麗麗之上,而如今卻什麼都趕不上她。不要說婚禮了,就連房子住的還是多年前的普通平房。看到麗麗的生活,自己就是奮鬥一輩子也趕不上啊!此時的千蕙心裡後悔不已,她失落地想: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