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小的時候,我要什麼東西,父母不給,我就又哭又鬧地不吃飯。長大結婚後,我和丈夫商量什麼事,談不到一塊或者他不聽我的,我們不是爭吵就是用武力解決,若是讓我不痛快我就不吃飯,或者回娘家訴苦,為此兩頭的老人也都跟著我們生氣著急。我也因此落下了胃病、心口疼,天天活在病痛中,苦不堪言。

後來,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工作。因著我的熱心追求,半年後我在教會盡上了帶新人的本分,我的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,心想:既然教會安排我帶他們那就證明我比他們強啊,這回他們都會聽我的了,我越想越高興。於是我就高高興興地去了聚會點,姊妹們也都陸續地到了,組裡有兩個年輕的姊妹、有兩個60歲左右的姊妹,看到她們在互相說笑都很開心,但是她們和我說的話卻不多,我的心裡很不是滋味,覺得不管咋說我也是來給你們聚會的啊!這樣也太不給我面子了,我心裡越想越生氣:你們不是冷落我嗎,聚會時我得多交通,不能讓你們小看了我,我得用事實證明我比你們強,到時你們就不會再冷落我了。因著我的本性狂妄,總想讓人高看,讓人重視,導致神向我掩面。讀完神話後,我一點聖靈開啟的亮光也沒有,腦子一片空白,看著神的話卻不知道怎麼交通,為了不讓弟兄姊妹小看我,我硬撐著支支吾吾地交通神的話。這時一個老姊妹對我說:「你嘮嘮叨叨地說的什麼呀!我怎麼沒聽懂呢,你就不能慢點說嗎?」聽到這話當時我的臉上火辣辣的,心想,你這個老姊妹怎麼這樣啊,一點面子也不給我留,但我嘴上卻說:「是嗎,你沒有聽明白嗎?那以後我說清楚點,你們交通交通吧。」雖然我嘴上這麼說,但心裡已經對姊妹產生成見了,看她們誰都不順眼,開始嫌棄她們,心想:看把你們狂的,還嫌我說不清楚,你們有本事你們說唄,你們不搭理我,我能來給你們讀神的話就已經不錯了,你們還挑剔。我心裡發堵,不願意來這裡聚會。轉眼半個月過去了,漸漸地有的姊妹不來聚會了。

一天,帶領找到我耐心地對我說:「姊妹啊,你帶的那幾個新人都不來聚會了,咱們知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啊?」這時我不耐煩地說:「我還正想問你呢?她們有的不來了,有的偶爾來,我怎麼知道。」帶領耐心地說:「她們給你提建議了,說你說話太快,人家聽不懂,有的聚會來晚了,你就對付人家,姊妹們受你轄制,所以不來聚會了,咱們得藉著這事反省反省了。」沒等姊妹把話說完,我就急了,衝著姊妹說:「她們還給我提建議,說我的不是,你看她們哪裡的口音都有,說話我也聽不懂,我還不願意和她們在一起聚會了呢!」姊妹說:「語言不通這就需要我們依靠神,我們得有耐心、愛心,互相扶持才合神的心意,而不是嫌棄,埋怨姊妹。咱今天得反省自己,不能再憑自己的意思、喜好、血氣去做去說,得按神的話去實行。」接著她又讀了一段神的話:「你做每件事的時候都得檢查個人的存心對不對,如果能按神的要求做,跟神的關係就正常了,這是最低標準。藉著你察看自己的存心,若有不對的存心出來的時候,你能背叛它而且能夠按神的話去行,這樣你在神面前就成為一個對的人,說明你和神的關係已經正常了,所做的一切都為了神,不是為自己。在做每一件事的時候,在說每一句話的時候,心能擺對,行事公正,不隨從情感、個人意思行事,這是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則。」(摘自《話在肉身顯現·你與神的關係如何》)聽到這話我心想:我反省什麼呀,給我這個本分,讓我去帶她們,她們聚會來晚了,我對付她們兩句,這不對嗎?這不是在實行真理嗎?她們不來聚會是她們和神的關係不正常了,怎麼都成了我的不是了呢?她們說我說話快,聽不懂,我還聽著她們那口音心煩呢!帶領從我的表情上看到了我的不服,緊接著和我交通說:「這個本分是神的高抬,也是神的託付,所以咱更得反省自己所做的是否合神心意,是否在按著神的話實行,是否達到神的滿意了。有不對的存心,咱就依靠神,背叛自己的意思、喜好,神就會帶領開啟咱,這樣才能把本分盡好……」聽著姊妹的交通,我心裡不由得萌生一種自責感,心想:神的心意是為了拯救人,我卻把人都帶沒了。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的心裡翻江倒海般的難受,想到在中國這個無神論的國家中,人還能有尋求神作工的心,這多不容易啊,可是我卻對姊妹的生命不負責任,這不就成了抵擋神,作惡的人了嗎?我還有什麼臉辯解呀?當姊妹不來聚會我應該親自去扶持啊!可是一想到去找她們,我的心裡很難受,覺得這多丟臉啊!找到她們她們會怎麼看我呢?我見了姊妹們說什麼呢?我的心裡痛苦地掙扎著。但在神話的帶領下,我決定實行真理,去跟新人敞開交心。因我不知道姊妹們的家,第二天,帶領和我一塊挨家找不聚會的姊妹。她們見我們去,都是笑臉相迎,我們也彼此敞開心,說著自己的心裡話和敗壞流露,這時我聽到她們說的都是普通話,雖說的不太標準,但我們有了心靈裡的溝通。沒有了成見,沒有了隔閡,而是充滿歡笑,相親相近了。

不久,我又帶了另一個小組,這個組裡是一對老夫妻倆,老弟兄不愛說話,老姊妹耳朵有點聾,不識字,聚會時一句話有時得說好幾遍老姊妹才能聽見,讀神的話我還得大聲讀,每次讀完神的話我都很累。一開始我還能憑著愛心對待,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交通,但是時間一長我心裡就有些不耐煩了,開始嫌棄她們。心想:你們都這麼大歲數了,記也記不住多少,還得耽誤我的時間給你們聚會,而且我年紀輕輕的給老年人聚會,這不是大材小用嗎?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痛苦、壓抑,我意識到我這是老病重犯了,我急忙向神禱告:「神啊!上次的本分我沒有盡好,你又給我機會讓我帶新人,我也想去盡好這個本分,但是狂妄性情導致我不能正確地對待姊妹,心裡還嫌棄她們,神啊!我願意變化,願你開啟我使我知道自己差在哪了,該怎麼實行才合你的心意。

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:「今天在這道流中凡是真實愛神的人都有機會被神成全,不管是年輕的,還是年老的,只要存著順服神的心、敬畏神的心,就能被神成全。」(摘自《話在肉身顯現·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》)「不論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弟兄姊妹都知道自己該盡的功用,年輕的不張狂,年老的不消極、退後,而且能夠互相取長補短,互相服事,沒有任何成見,在年輕與年老的弟兄姊妹之間搭起一座友誼的橋梁,因著神的愛讓你們彼此更理解。年輕的弟兄姊妹不小看年老的弟兄姊妹,年老的弟兄姊妹也不自是,這不是和諧的配搭嗎?如果你們都有這個心志,神的旨意必成就在你們這一代人身上。」(摘自《話在肉身顯現·關乎各盡功用》)神的話讓我認識到,神拯救人、成全人不是按人年輕年老,而是看人是否喜愛真理,追求真理,有沒有順服神的心、敬畏神的心,神按著每個人不同的身量給了人不同的本分,對人有不同的要求,這也讓我看到了神的公義性情,神不會因著人年歲大小而偏待任何一個人,我又有什麼資格嫌棄弟兄姊妹呢,我嫌棄他們這不就是自己的狂妄嗎!在神話的帶領、開啟下,我明白了神的心意。

後來,我再去聚會時,就主動和他們說話,耐心地教他們唱詩歌,老夫妻倆也很高興,雖然唱得不太好,但我們的心拉近了,老姊妹即使還有聽不見的時候,但是我心裡不煩了,反而覺得這是神要變化我給我擺設的,神給每一個人的都是好的,我沒有資格看不起別人。今天我們能有這樣的和諧配搭,能相聚在一起沒有成見,這都是神話語的權柄達到的果效。一切榮耀歸給神!